近日,原廣東省委常委、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、免職。廣東一知名城市規劃師在微博上批評出事官員不懂常識,規劃“瘋狂又狂妄”,山頂挖湖,山地修建百米大道。專家炮轟官員的背後,凸顯出近年來城市規劃的種種亂象(7月3日《新華每日電訊》)。
  在廣州中新知識城規劃中,某些官員不懂規劃又橫加干涉,山頂挖大湖、江邊修輕軌等違背科學和常識的大手筆,令“新加坡規劃之父”劉太格都為之雷倒,自愧弗如。“不要再叫我‘規劃之父’了,我在廣州遇到了‘規劃之神’”。
  其實,“規劃之神”又何止出現在廣州。近年來,各地頻頻曝出的糊塗規劃背後,無不是地方領導在翻手為雲、覆手為雨。建築圈裡就流傳著這樣的自嘲,“城市建築長成什麼樣,市長說了算,開發商算了說,建築師只能是算說了”。
  術業有專攻,倘若讓外行領導掌握規劃的決策權,完全憑著個人好惡指點江山,揮斥方遒,城市建設註定將成為一團亂麻,讓人不忍直視,又勞民傷財。比如,廣州市海珠區費了很大力氣在江邊修建環島輕軌,到頭來不僅解決不了交通問題,又破壞了濱江綠地,還要每年投入上億元運營,嚴重入不敷出。在為種種盲目決策、胡亂規劃扼腕嘆息之餘,更值得追問的是,這些不懂常識的外行領導,何以成為自負又狂妄的“規劃之神”?
  從領導自身來說,政績衝動、利益驅動是誘因所在。為了儘快樹形象、出政績,每每新的官員走馬上任,大都不願蕭規曹隨,而是推倒以前的規劃,按照自己的新想法、新概念另起爐竈。同時,在企業、開發商的利益公關之下,一些領導幹部也樂於通過改變土地用途、更改容積率等形式,將審批權力變現,謀取個人私利。諸如項目上馬、幹部落馬的現象,更是屢見不鮮。
  從制度環境而言,缺乏民主、缺乏約束在推波助瀾。眼下,一些城市的規劃決策完全是家長制、一言堂,按照行政級別誰官大誰說了算,專家學者即使有異議,也無從發表意見。再加上,城鄉規劃法雖然確立了城鄉規劃未經法定程序不得修改原則,但由於規定的先報告、後修改,先論證、後審批程序仍是行政機關的內部流程,缺乏外部監督,沒有公開征求意見,很容易流於形式。
  去年年底召開的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明確提出,“編製空間規劃和城市規劃要多聽取群眾意見、尊重專家意見,形成後要通過立法形式確定下來,使之具有法律權威性。”這不失為遏制規劃外行領導內行的有效藥方。首先,完善規劃編製的程序和流程,強化專家委員會的話語權,探索面向社會開門編製,通過學術權威和公眾監督保證規劃不為小團體利益所綁架。其次,加快規劃立法工作,使其具備法律效力,從而樹立領導幹部對規劃的敬畏,走出政府一換屆,規劃就換屆的惡性循環。
 
(編輯:SN143)
創作者介紹

紋身

xj93xjej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